长江诗歌报社电子版 - 2017年第1期(2017年1月8日) - 第03版      语音播报
 

一位特立独行的诗人

——读刘剑的诗

作者:笑苍生
有人说,中国写诗的人有几百万,怎么得来的数据、准不准确不去讨论,由此至少我们知道,中国诗人可谓多如牛毛,三教九流的都有。既如此,要在芸芸从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让人记得住的诗人,确实是相当有难度的,而刘剑无疑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诗人之一。我所接触的几万名诗人当中,不管是名家还是草根,许多人对刘剑并不陌生,刘剑的诗歌确实有他与众不同的一面,刘剑是位高产的诗人,最近这一年时间内,在各大纸质报刊及各大网络诗歌平台,发表诗歌作品300多首,公开出版发行诗集(长江文艺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微蓝》、《短歌行》、海石花》三本。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也对此大加赞赏:“这在中国诗歌界是罕见的现象。”刘剑不仅是位高产的诗人,还能做到质的保证,从我个人阅读感观上来说,刘剑的许多诗让人过目难忘,只要深入去读,这些诗歌总能在有限的时间内紧紧抓住你的阅读欲望。
视野开阔,大气恢弘,这是我读过刘剑诗歌之后最直观地感受。刘剑的绝大多数诗歌都站在一种历史的高度来书写,一览众山小,有着史诗般的壮阔与豪迈。这种写法极易陷入假大空的境地,事实上我看过不少从历史的高度来书写的作品,很多人都没有走出假大空的漩涡,刘剑的诗歌却异峰突起,我们来看看他是如何收放自如的。“庄子说夏天的虫儿不可对冰雪说话/井底之蛙不可对海洋说话/我说可以让北方的夏季去安抚南方的/河流/可以让北方的针叶松林行走于南方的/山脊/让南方的暴雨击打北方皲裂的古河床/让那枯黄的芦叶收获上帝的笛音。”(《我的北方的土地》);“满地的黄金和香料不及海面上漂浮的/一叶芦苇  当你登上一座小岛时/圣萨尔瓦多岛诞生了/ 脸涂油彩头插羽毛的印第安人诞生了/一个错误的称谓延续了几个世纪/其实远航的故事早在87年前就已经/发生了/只不过哥伦布与郑和一样  都在走向/与自己的内心完全不同的世界。”(《哥伦布》);“黄河的漩涡/在这里荡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变得舒缓而驯服/只有在刀光血影 万马嘶鸣之后/日月才显得那样的苍凉和沉寂。”(《贺兰山》)……刘剑的视野非常开阔,他不仅写国内,还写国外,他不仅写当今,还写古代,他的语言往往是娓娓道来,波澜不惊,但当你读完,却不得不为他的世界观所折服,他以他的方式来拆解世界、消化历史,古今贯通,古今对照,中外对照,总有新奇的一面展现在我们面前,这里面没有口号,没有意识形态,有的只是一种异于常人的智慧,我相信他的生活中处处充盈着这种古今贯通的智慧,驾起他人生的风帆。这种智慧,不仅光亮了他自己,我们只要认真阅读他的作品,总能获得不小的收益。
紧跟时代节拍,弘扬正能量,是刘剑诗歌的一大特点。现代诗人大多喃喃自语,总在自己那点小生活圈子里打转转,写喜怒哀乐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的那些龌龊事都展示给世人,甚至还有人专以写性为乐,周围还团结了一批所谓评论家为其推波助澜,美其名曰展示生活的原生态。中国自古有礼义廉耻,如果连俗与雅的尺度都把握不好,何谈原生态之美?如果每个人都只顾着自己过得惬意就行,没有人抱有家国情怀,这个民族如何立于世界之林?关注时代,关注民生,紧跟主旋律,才能创作出真正的优秀作品。而刘剑的组诗《一带一路,新疆纪行(组诗)》正是这种意义上的一组优秀作品。“莽莽的大草原,萋萋的芳草地/苔草,冰草,羊茅草在色彩绚丽的/薄暮下/将战士们心底的死/神和阴霾驱散。”(《那拉提草原》);“为了伊犁州善良纯朴的哈萨克族扶贫/干部金恩斯别克,我来到了库尔德宁/为了美丽的哈萨克族女诗人阿依努尔/我来到了库尔德宁/为了沈利和天使妈妈救助的边疆地区/少数民族贫困家庭的孩子,我来到了/库尔德宁。”(《库尔德宁》)……他关注驻扎偏远地区的士兵、关注这里的干部、少数民族、贫困家庭……刘剑的这类诗歌,很好的做到了小中见大,细微之处见真知,用他的一笔之力为人民鼓与呼,让人民精神生活迈上新台阶,从而也撑起了他作为一名诗人的道德境界。通读诗歌史,真正的好诗人,都是与时代同呼吸共患难的,他们都有强烈的家国情怀,而正是这种家国情怀,才能让他们的作品上升到一种人文的高度,被后世所传扬。从这个角度来看,刘剑的诗歌已上升到一种人文的高度。
刘剑注重追求语言的本真。现在我们读到的许多诗歌,往往把语言引向一种极致,许多诗歌纯粹成了语言的盛宴,读完之后你不得不赞叹,语言玩得太漂亮了。对语言的极致追求成了当今诗人们一大挚爱,总认为诗歌就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只要语言关过了,一切都不是问题。正是在这一观念下,现在的诗歌天马行空,读者根本不知到底要表达个什么玩意。 “狭窄的时空/却有无边的风光/恍如一篇煌煌巨著/通体圣洁而美丽/这仅仅二十八千米的崲源峡谷啊/要穿越它/竟要耗去整个一生。”(《崲源峡谷》),“不登高处 不用最坚硬的钻子采不到你/登山 身体都要保持一种前倾九十度的/姿态/一步一趋 双脚似扎进泥土的树根。”(《贺兰石》)……刘剑的诗歌,从语言上来看很平实,都在语言正常行驶的逻辑上,不追求华丽,但有一种返朴归真的素雅,亲切自然,而通过朴实的语言延伸出来的语境和意境却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在我看来这才是一种真正通达语言的写法,这样的语言更能切入普通老百姓肺腑,渗透到读者的内心,诗歌的成功与否不是打动了多少行家,而是打动了多少百姓,古往今来我们熟记的那些好诗,都是以最朴实最深入生活的语言来打动我们的,不靠制造反逻辑、不靠胡乱搭配语言就能把诗歌写得如此漂亮,刘剑无疑就是一位语言运用的高手,他已经深深悟透了什么才是语言的本真。
这是一个急功近利、精神极易迷途的时代,很多诗人也在尘世之中被利益熏心,失去了心灵的领地,变得随波沉浮,因而我们读到的很多作品根本没有灵性可言。诗人抱怨读诗歌的人越来越少,殊不知是诗人自己首先远离了读者。刘剑坚持着他的特立独行的习惯,他的诗歌大多张显出了他朴质向上的健康力量和纯正姿态,这也是他一路顺风顺水走来得到社会认可的重要原因。他用他的文字,让诗歌返朴归真,也让我们真切地亲近了诗歌的纯净和尊严。我们能够看到,刘剑的诗歌已经逼近了文学美丽、厚重的基调,为他的写作道路开拓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读他的诗我们就是“在时空的隧道里/聆听历史的纵横。”(《克孜尔尕哈烽燧》)。期待他更多佳作问世。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一位特立独行的诗人——读刘剑的诗
· 觞歌依旧——读张乾东《逆舞时光》
· 秀水公园畅想
· 修正
· 那片枫叶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