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诗歌报社电子版 - 2017年第1期(2017年1月8日) - 第05版      语音播报
 

学生作品

校园作家付雪晗作品选

作者:付雪晗

加州清光:我的自白

背景资料:
加州清光。
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在池田屋事件中折断刀尖,作为不可修复的刀剑被处理。
锻造者是非人清光,是河下最卑贱的人,所以加州清光自称河原之子。
作为打刀却很不好用,所以主人很多,基本上都是没多久就将他抛弃。

呐,为什么呢。
讨厌……为什么要抛弃我呢……果然还是因为我太弱了吗。
……啊,下雨了啊。可恶……好冷。
那个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记忆也模糊不清……但能回忆起来的除了来自全身的剧痛以外,还有内心深处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楚。
我……果然还是被抛弃了。
被扔在大雨里,街角最不显眼的角落。
河原之子,出身卑微又不好用的我究竟有什么资格要求主人爱惜呢。
江户的天空……还是这么阴沉啊。

叮……叮……叮……叮……
隔着刀匠打刀的声音,只言片语的交谈传了过来……
“什么,你想要加州清光么,小伙子,我不是扁损你,但是那家伙真的……”
“就是因为难用所以才感兴趣啊。”那是一个爽朗的声音。
……又是……新的主人么。又是期待和被践踏的轮回么……
回过神来,一只有力的手已经将我握住,我可以感觉到从他的手心里传来的温暖。
“你好,我是冲田总司,请多指教。”

冲田……总司……有趣的家伙,似乎是新撰组最强的剑士来着。今天我也和他一起巡逻了……心里似乎涌出了一丝温暖。
什么啊……这种感觉。
总司似乎很中意我。在他的手里,我体会到了久违的将空气切开的快意,身体迎着气流与空气摩擦出呼啦呼啦的声音。今天总司也带着我修行了,庭院里的草木被急速拉成了长长的彩线,清晨的空气让我神清气爽……
看来,遇到了一位不错的主人。

内心在期待,期待着修行,巡逻,战斗……这是一种与我阔别已久的情感,因为我的数不清的前任主人们基本上都因为用不惯我就很快将我抛弃,所以我从来不会对未来抱有任何期待……然而,这种久违的感觉却让我很舒服。

池田屋么……似乎被过激攘夷派占领了来着?……事态似乎很严重啊。看样子要大战一场了。那么……是否也可以带上我呢?总司……
那天晚上,总司带着他的一番队率先抵达了池田屋。……刀光剑影之间迸发出的战斗的呐喊,以及刀剑碰撞所发出的清脆的声音,是多么让人心潮澎湃……果然,只有战场才是刀剑的归宿。我迎合着总司的动作,进攻,抵挡……然后看着敌人在我的刃下一个个倒下。空中飞舞的血花是如此曼妙,美得让人着迷……

……强敌。
与他已经对峙十几回合,总司已经渐显疲态,然而对方却似乎很轻松地挡开了总司的攻击。
总司再一次冲了上去,目光里透出掩藏不住的凛冽……这一招带着不惜与敌人同归于尽也要将对方击溃的觉悟。
咔啦!
刀剑再一次相接。在被无限延长的一瞬间,我似乎感受到了疼痛。啊啊,帽子被削掉了,头皮也被削去一块。这下可麻烦了,没有刀尖的我……该如何再战斗呢,不能再战斗的话……

新撰组的援军及时感到了,总司将我收入刀鞒,作为伤员被后勤组接走。
真是的……搞成这幅模样,不被抛弃就有鬼了吧。
讨厌,真是头疼呢,难得碰到这样一位真心爱我的主人……心脏在抽搐,牵扯着我的神经,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撕心裂肺的疼痛。
变成这个样子的我……不可能被爱了吧。
也是呢。战场是刀剑的归宿,参战的刀剑本身就要做好破坏的觉悟吧。
抱歉呢,总司,我到最后,也没能保护好你呢。

我作为无法修复的刀剑,将要被处理掉了。
此刻……我应该是怎样的心情呢。我也不知道……各种各样的情绪混合在一起,最终化为乌有,所以我才能这么平静吧。
总司站在远处,和什么人在争论着什么……听不见。最后一刻了,为什么我反而开始怀念总司的声音?为什么怀念和总司度过的日日夜夜?为什么……和着他的汗水在空中飞舞的修行的时刻的记忆……再一次清晰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温暖的感觉。
内心涌起的,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温暖,而仿佛是回应它似的,某种讨厌的温暖的液体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下来。
我就要被送进炉子里回收了,总司的身影早已看不见了。
……呐,总司。
我可以听见柴火的噼啪声。
我……到最后,都是被爱着的吗。
我啊,到最后……都是爱着你的哦。

补:*参考了刀剑乱舞neta屋的加州清光的资料。
*其实并没有做太多关于史实的调查,是根据对薄樱鬼的模糊的印象写的。

注:
1、池田屋事件:指1864年7月8日(元治元年旧历六月五日),即日本江户时代后期(德川幕府时代)发生在京都的一宗政治袭击事件。池田屋是京都三条小桥的一间旅馆,当日京都守护职属下的武装组织新选组突袭池田屋,屋内多位主要来自长州藩的尊王攘夷激进派,重要人物被杀或被捕。此事件又被称为“池田屋骚动”、“池田屋事变”,新选组局长近藤勇在书面上称为“洛阳骚乱”。
池田屋事件是日本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它“使明治维新推迟了一年”。
2、冲田总司:是江户时代后期,幕末的新选组队士、局长助勤、一番队组长、剑术指导。生于天保13年6月1日(1842年7月8日), 一说为天保15年(1844年)。生于江户(东京旧称)白河藩宅(东京都港区),庆应4年5月30日(1868年7月19日)卒于江户。本名冲田宗次郎藤原春政、1863去京都前改名冲田总司藤原房良。拥有极其高超之剑术,1861年就成为天然理心流试卫馆塾长,被称为无比的天才剑士,且为人亦极其洁身自好,不幸的是,却因肺病而过早离世……
经史料研究确认,他所使用的刀名“加州清光”(又译为“加贺清光”),在池田屋中因剑锋折断而无法修复,此后数年内,所用之刀难以考证。

评:
咦?我怎么哭了?太感人了有木有!把清光的心理活动以及感受描写得淋漓尽致啊!
作为一把不怎么好用的刀而存在的可怜的清光啊……
刀和主人也是要心有灵犀的呢……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加州清光已经是很了得的了:他意识到他的生命只有投入战争的熔炉才有意义,也就是说,他意识到自己是为战斗而生的,他为战斗而生,为战斗而死。这样的刀,战斗,无数次的战斗,数不清的战斗之后,一定会将其冶炼成一把杰出的刀的!一定!
因为,他把自己交给了战斗而义无反顾……
这样的生命,才是纯粹的生命,才是了不起的生命,才是有价值的生命……
他早已把自己的灵魂交付给了战场……
这真是太好了呢……

站在作者视角的
隐的回忆录(?)

带有诅咒力量的血液被隐压制其诅咒之后变成了治愈的血液,隐曾经用它给一个迷路昏迷在竹林里的少年治过病,少年醒来就讲了一个故事作为回报。
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少年的祖先的村子被妖怪袭击,人心被邪气侵蚀,互相猜忌,自相残杀。在村子濒临毁灭的时候,一个谜之驱妖师出现了。尚且留有神智的人向其求救,但是驱妖师只说了一句话。
“凡有爱之人必心存光明,信念于此之人便能得救。”
然后用手中提着的灯笼里的蜡烛点燃了桌上的油灯,房间瞬间明亮起来,正当那个村民若有所思又若有所悟的时候,驱妖师已经不见了。
在场的村民不太明白驱妖师说了什么,但是油灯的光明确实带来了温暖和随之而来的一丝希望。他们能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正在苏醒的某种东西的鼓动,随着它越来越强有力的撞击,血液似乎也开始澎湃着冲刷过血管。
于是村民们决定团结起来对抗敌人。虽然接近被妖怪诅咒的人很可能有性命之忧,但油灯还是,虽然遇到许多曲折,被带到了村子的每一个角落。点滴的希望开始在黑暗中播撒,温暖随着火光发散开来。躲在寒冷和阴影中被侵蚀的村民渐渐地被星星点点的光明和温暖唤醒了理智,最后大家终于万众一心,以光为箭,以火为矢,穿过铁青的迷雾,化作金与赤的热浪,一举击溃了妖怪。
“是传说啊。”隐看着茶杯里晕开的波纹。
“嗯。小时候经常听村子里的老人们讲起,他们总是说得就像亲眼见过一样。”
“妖怪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超自然生物,原本还是来自微小的猜疑,当猜疑被扩大的时候妖怪就诞生了。”隐淡淡地说。“怀疑与嫉妒几乎已经成了人类的本性,古时候这样的妖怪袭击事件确实也经常发生。”
“啊……”少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不自觉地轻微抬起头,透过竹林的切割望着支离破碎的姜黄色余辉。
“怎么了?”
“确实这么说过。”少年像做梦一样地说着,“先祖遇到的驱妖师后来也这么说过,怀疑和嫉妒是人类的劣根性。带着纸面具,提着灯笼的驱妖师,一袭白衣……”
“哦……”隐微微一笑。“看起来是和我一样的流浪者呢,不是挺有缘的吗,竟然以这种方式在生活中有了交集。不过,我并不认识那位驱妖师……”
“话说天色不早了,你也快点回家吧,爸妈都着急了吧。”
“不急不急,还要弄点竹笋……”
“你小子也稍微考虑一下作为长者的心情吧。”
“隐不回家吗?家人会着急的哦。”
“所以都说了我是流浪者了,那种事情不需要担心啦,倒是你别磨磨蹭蹭了……再不走我要搬你走了哦?”
“我知道了知道了啦……放我下来啊……!”
两人嬉闹的背影渐渐化作深黑色的剪影,消失在被铺天盖地的深蓝色的春寒吞没的黄土路的拐弯处。

灯  灵

灯灵:(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春夏秋冬……任何花朵都有凋零的时刻……人类,亦是如此。潮起潮落,世代轮回,但时间之流从来不曾止步……盘旋而下,盘旋而下的落叶……悄然迷失在了时间的江河里……带着自己的故事,随着浪滔被逐渐遗忘。)
???:(呼、呼——)
[沙!]
???:(呼、呼!)那个……(呼!呼、呼)
???:对不起,您就是这一带的最强驱妖师,灯灵先生吧?
灯灵:是我。放轻松啦,敬称这种麻烦的东西大可以省掉呢。
???:(呜)拜托了……请您……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哥哥……(呜呜)
 ???:(抽泣)我的哥哥病得很重,是很奇怪的病……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了,说哥哥已经活不长了……但我觉得那病可能和妖怪有关……所以,拜托了!
灯灵:(一手爱抚着孩子的头)走吧。一起去找你的哥哥吧。
孩子:(含泪)嗯。谢谢您……(边走边向灯灵介绍)哥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雪杉。爸妈总是吵架,每天,每天都……[父母恐怖对峙时自己呆在哥哥身边痛苦地拧眉闭眼俩手捂耳时的情景仿佛再现]后来妈妈离家出走,爸爸也离开了这个家。丢下我们兄弟二人。哥哥是我最亲的人了。[“男子汉怎么能哭哭啼啼的!你不是还有哥哥吗?”——以前,自己忍不住痛哭流涕的时候,哥哥一边用手拂去自己脸上的泪痕一边说这番话的情景又在脑海里重现]
[回忆:无助和委屈地大哭时扑向哥哥的怀抱时的情景:
自己:呜哇哇……
哥哥(安抚地拍着弟弟的背):别……别哭了嘛!
自己:哥哥……]
雪杉:我们就这样独自生活了几年[围着围裙一脸微笑的哥哥左手举锅铲右手举锅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际]……也幸好爸妈留下的钱足够支持我们的生活。但是……突然有一天,不知怎的,哥哥“扑通!!”一声,一下子匍匐在地,[“哥哥!!”自己当时痛苦地大喊哥哥时的情景恍然如昨]自那天以后,哥哥就一直昏迷不醒。不管怎么呼唤,得到的都是沉默。我想,哥哥一定是背负了太多,终于扛不住了才……医生束手无策,哥哥日渐虚弱……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好独自迷茫,默默祈祷……
直到有一天突然想起一个古老的传说,说的是一个人在驱除妖怪的途中倒下,他的兄长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还驱走了他的心魔,最后两人一起战胜了入侵村子、放出心魔的妖怪。于是我就想,是不是哥哥也像传说中的这位驱妖师一样……快点回来吧,哥哥……要是我能做些什么就好了……
灯灵:……
[风吹树叶漫天飞舞]
灯灵:(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你知道,当生命变得漫长而绝望地毫无尽头的时候,故事就成了必须品……收集和聆听故事,这已经成为了我的“生活”的一部分。也许世间的生命都短暂得来不及被时间所铭记,但站在这时间的洪流之中,他们的故事却是最能给人以“生的感觉”的东西。)
[两个人到达了目的地。]
雪杉(推门):我回来了……(……)
[灯灵蹲下身查看雪松的状况。]
灯灵:确实是妖怪在作祟呢。(散发着妖怪的气息)
雪杉:那……
灯灵:没关系,只是很低等的家伙,也许是长期被封印在某处,最近逃了出来,但身体却已难以行动,所以才会偷袭心灵被扰乱的人。短时间的附身并无大碍,但时间长了,新的容器就会日渐虚弱,到一定程度就危险了。
雪杉(抖):哥哥……我能做什么吗?
灯灵:这件事只有你能做成哦。(其实现在状况已经不太乐观了)
雪杉:诶,我该怎么做?
灯灵:别急,现在你还什么也做不了。现在乱来的话只怕会乱了他的心智。我会开始对雪松的心灵进行引导,这时就由你来呼唤吧。不过结果究竟如何还是在于你哥哥的意志是否坚定呢。
雪杉(坚定):是哥哥的话就一定没问题的!我们曾经一起走过了那么多崎岖的道路,如果连我都不相信他的话……灯灵先生,我们开始吧!
[灯灵笑。]
[灯灵把手放在雪松的头上,嘴里念起了古老的咒语一样的东西。雪杉坐在旁边,深吸一口气……]
雪杉(轻声):哥哥,我今天也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哦……秋天来了,红叶漫天飞舞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呢……说起来,庙会快到了,哥哥也快点好起来,跟我一起去逛吧。……
[黑色烟雾背景,雪松]
雪松:……(远处传来了朦胧的声音,是什么呢?……)
???:雪松,有人在叫你哦,是朋友吗?
雪松:朋……友?
[呼唤声断断续续,飘飘渺渺……但却是那么的熟悉、亲切,令人……]
雪杉:……哥……哥哥,……的时候……林中的湖……记得吗……快回来吧……
雪松(惊,睁眼):(……啊?)有什么人在……
???:你醒了啊,雪松。
雪松:冥火。我睡了多久了?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冥火:很久了,久到让人担心。有人在叫你,他这样一直不停地叙旧已经快三个小时了哦。
雪松(惊):……已经睡了那么久了吗?
[冥火把雪杉的话大致传给了雪松。]
雪松:(……)的确呢。雪杉,让你担心了,真对不起呢。
[沉默]
冥火:你要回去了吗?
雪松:是的,那边有人在等我,等着和我一起去看庙会的烟花,飞舞的红叶,还有林中的湖和春天的天空……所以,我要回去了。
冥火(失落):是……吗?真好啊,我要是也能去就好了啊。有人等着的感觉……真好啊。
雪松:冥火?
冥火:……没什么。雪松,一直以来真是谢谢你了,你让被封印了上千年的我又一次有了活着的感觉,让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我的存在并不是虚空而短暂的梦。谢谢……那么,你也快回去吧,回到等着你的人的身边去吧。
雪松:冥火,你……
冥火:啊,是啊,我的妖力在那上千年的封印中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离我消失的时辰也不远了吧……大约一周之后,我就会魂飞魄散了吧……
雪松:怎么会!
冥火:我已经很满足了,真正活过的感觉真好,所以即便是将要面对死亡,我也很坦然。(笑)快回去吧,雪松,不用担心我的。
雪松(笑):……是吗?那(转身,回头),我回去了。保重,冥火……
(真正活过的感觉……吗?那个梦境……冥火……)
(保重了,冥火。再见……)
[雪杉的声音随着雪松的前行而越来越清晰……]
雪杉:哥哥,还记不记得去年夏天我们到池塘里去采莲蓬的时候……
雪松:啊,雪杉你从船上翻了下去,浮起来的时候头上还顶了一片莲叶,说“我像不像莲叶童子”。
[雪松睁眼,微笑]
雪松(笑):久等了,我回来了……
雪杉(扑):哇哇~~哥哥~~
[灯灵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化作一阵烟雾悄然离去。]
雪杉:灯灵先生,真是太感……诶,……?
雪松: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你要来帮忙吗?

雪杉:(后来,我和哥哥一起做了那件“很重要的事情”)
[雪杉停下手中的笔,望着窗外萧萧的落叶]
雪松[插叙]:冥火是上千年前的妖怪。那个时候,人们对妖怪还充满了恐惧。冥火路过一个村子的时候发现那里充满了猜忌,于是便驻足下来,每逢夜晚都来到村里帮忙净化怨气。但是在一个夜里,却被村子的守卫当成了入侵的妖怪封印了起来,封石被扔进了五百里外的峡谷。千年后冥火再度苏醒之时本想回来算账,却发现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正当他失落的时候,我在草丛里发现了他,和他分享了我的记忆。(……)可是我果然还是不想让他就这么消失了……
雪杉:(于是,我们便依着传说,折下林中最古老的树的枝干,雕成了“注入灵气的容器”。)
[雪杉望向窗外的树林,顺着林中小道望去,一片空地隐约可见。那里立着一个木雕的人偶]
雪杉:保重了,冥火。
雪松(从屋中某处):雪杉,我们家来客人了,是你意想不到的客人哦~
雪杉(起身):来啦!
(当然,那天傍晚我们也四处找寻了灯灵先生,也去过了第一次见到他的、向人们打听后得知的他最喜欢的那片林中空中,但依然无果,就好像灯灵先生从未出现在这里过一样)
雪杉(惊喜):啊~是一只野兔啊!
雪松:它就这样蹦哒着进了院子,丝毫不害怕呢。
[雪杉伸出手摸了摸兔子的脑袋,兔子没有逃走,只是静静地趴在地上。兄弟二人在谈笑间,谁也没有发现兔子竟然微笑了起来。]
[长长的一段梦境啊]
[深夜,秋夜的风带着些许的凉意,星光也显得格外凄清]
[雪杉已经睡了,但雪松却着了睡袍站在院子里,仰望着星空]
雪松:(今天的星光真是格外冰冷啊)
[树林空地木偶人远望]
(已经过了好几周了,冥火,你还好吗?也许我有点强加于人了,但……也许你的内心也残存着些许的不甘吧?)
(也许,你又要沉睡百年了……)
(……)
[那一天晚上,我想起了那个我曾在虚空的黑暗中经历的漫漫长梦,也许是冥火的记忆流过来而形成……]
[在那个梦中,我清楚地感觉到了春日太阳的温度、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刚出芽的灌木的气息,从不远处的村子里传来了嬉笑声和吆喝声,透着幸福与热忱,又充满了对新一天的期待。]
[望着这一切的,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人]
[千年前的冥火一身白袍,微笑地远远望向村子]
[每天夜里,冥火都会在村子各处净化当天积累的怨气。银色的柔光散发开来,很温暖,让人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脚步声]
村中守卫:看啊,就是那个妖怪!就是他在施法蛊惑人心!
驱妖师:哼。
[温暖的银光被另一种强烈而不带一丝情感的光芒吞没,冥火所在之处已没有了人影,只剩下了一块封石。]
[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光,没有一丝声,没有一丝希望,我好像也感受到了冥火被憋屈在一块小小的封石中的痛苦。]
[眼前再度亮起来的时候,周遭的一切都不一样了,毕竟已经过了千年,想要守护之物,喜爱之物,怨恨之物都已不复存在……]
[我陷入了一片虚无,周围除了雾以外,什么也不剩,但却透着丝丝寒意]
[忽然,虚空之中伸出了一只手——是我的手,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诶,这样吗?可是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温柔得多哦。怎么样,让我来带你看看吧……”]

雪松(笑):(没想到我一时的中二也真的帮到你了啊,冥火。)
(也许当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再次改变,但是,请坚强地走下去吧,这个世上,还有许多东西等着你去探索,去发现……)

[同时]
[灯灵将蜡烛点着了搁在地上,顺手接住了一片落叶。烛光中,落叶就像扑火的蛾一样舞动着]
灯灵(脑海里回想起兄弟两人的笑颜):(那一刻,我也清楚地感觉到了,生命的洪流那令人着迷的美丽与生机。)
(真正活过的感觉……)
灯灵(笑):呵呵,保重了,冥火。晚安。
雪松(笑):保重了,冥火,晚安。

付雪晗,1997年生于湖北荆门,生性恬淡,追求自然,是个很随性的家伙。理想事业:文字魔法师,从12岁起就在霍格沃茨学习文字魔法了。在我看来,文字就是魔法,我只需要把它们发射出去就好。而我,亦是一个为此而玩命的家伙。文字:曾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作品若干。一直的身份:学生。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校园作家付雪晗作品选
· 那座寺庙,比来的时候宽大
· 花开的距离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