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诗歌报社电子版 - 2019年第2期(2019年2月1日) - 第01版      语音播报
 

后浪

樊雨婷的诗

作者:樊雨婷


    樊雨婷,1988年生,一个执着于文学创作的知性女子,大学本科,渭南市临渭区人大代表,渭南市临渭区好青年。喜欢文学,曾在《中国乡土作家》、《大西北诗人》、《东方散文》及中国诗歌网、文学陕军等各类文学杂志及文学公众平台发表作品数十篇。


冬至日,一个适合背井离乡的黄道吉日



我经历了一整天的阳光,然后
要度过更漫长的夜晚。这天是冬至
说这话的时候,因为冷
语气里有分明的切齿
城市里实在太闹,到处都是物欲
母亲说让我回家吃水饺,沙弥冻掉耳
  朵的咒语
我没有答话,没有告诉她我回家的时间
在街头的拐角处,操着陕北口音的老
  人一脸感伤
因为新年临近,消磨了流浪的底气
我为他买了水饺,庆幸自己尚有三餐可食
这样的冰天雪地里,想念就是一场绿
  意深重的春天
对于背井离乡,我着实毫不知情
因为冬至,我自选的黄道吉日,逃离
的心情强烈,单纯地放逐身体,把思
  想留置原地
外面到底冷不冷,我实在不知道
有什么能够冷过人心的呢
我挥挥手,与我的昨天倾心告别



沉默的时候,我喜欢咬紧牙齿
将心底的欲望摇醒,一遍又一遍
我早已习惯了扩张希望,并不觉得可耻
内心里不认可怯弱,习惯中早已把黄
   连当成冰糖雪梨
那些话不说,却已经化石,在沉默中
堆积,最终支撑起强大的自我
我就是想高调做事,却并不妨碍我低调为人
谁说过好酒就当封藏于深巷里
宿命地养在深闺,静待有谁搂掀起盖头
去换取那轻佻的一声噫叹,自鸣得意
我就是喜欢张扬,在深冬的夜
一袭红袍,一匹良驹,于长安古道一骑绝尘
那天,最好是冬至



我所庆幸的是,在这个浮浪的世界里
我还能活得比较自我,至少有书
这样的时光,读书无疑是关乎最良心的事
比如现在,这个安静的午后,独坐,喝
  茶,或者
闭目养神,有点韩剧那冗长的话题
却远比韩剧意义深远
就这样吧,一个人躲在角落里
阳光、笑声、温馨的刀叉,纷纷陷落
那些厚实的墙,远比母亲更可靠
有它在,长满细刺的噪音无法再趁虚而入
绕开耳目,给了我独善其身的时机
就这样好了,偏安于此
一万年着实太久,当真只争朝夕
没有尘烟,没有虚伪的笑
我一个人自斟自饮,分明就是世外高人



今夜就是冬至了,一年当中最长的夜
最好也能够失眠,能像当年的张继那样
经营一回不朽的寂寞,然后写诗
即便是哭得梨花带雨也是幸福的
或者沽一壶散酒,邀请影子相陪
就这么诗意地背井离乡好了,身老渭
  南,心已到天涯
用不着再戴着面具,就做一颗剥去了
  红衣的花生
露出最早的胚,在这个深邃的夜晚
深埋在静默的时光里,也许
一夜之间,就能长出柔嫩的新芽,给
  明天带去惊喜
我想用树的方式充实这个冬至的夜
  晚,我一个人
完全忘我地播种、发芽、成长、开花……
用春天的感觉,长出最初的纯净……



一个季节,或者说仅仅只是一夜
前世今生,由此远走他乡
母亲的话语固然可以瞬间将冰雪融化,让我的脚步迟疑
却永远无法将我羁留,哪怕是以爱的名义
因为我还有余生,不能随遇而安
一些债需要还清,否则会亵渎纯粹
十二月的阳台上不会演绎过多的浪漫
就我一个形单影只,与凛冽的风相对而泣
准备放任心去流浪,无须忧怨成癖
从一年的尾巴上甩出去
随即就会贴在新年的额头
背井离乡的是我,再没有别人
和投奔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一样决绝……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本期目录
· 《长江诗歌》编委会
· 杨娟近照 本文包含图片
· 王红梅近照 本文包含图片
· 子兮与点的诗 本文包含图片
· 樊雨婷的诗 本文包含图片
· 陈昌松的词
· 温馨提示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